大发快三彩票:一个英国人对着一个中国人疯狂吐槽日本社会_文化_CHN强国网-军事网站
CHN强国网下载APP
犯我中华者 虽远必诛

一个英国人对着一个中国人疯狂吐槽日本社会

2019-03-05 08:17:00 | 来源: | 参与: 0 | 作者:腾讯大家

  导语:白人在日本就是吃得开,即使他/她是个“洋垃圾”。

  文/柴春芽:作家、导演、静照摄影师,旅居日本奈良。

\

  I

  “没有人懂得日本,”戴维说。“这是一个幽暗且幽暗的国家,有许多幽暗的角落。人们躲藏在面具后面,生活在谎言当中。整个日本,富丽堂皇,像迪斯尼一样,但在华美的帘幕后面,是怎样运作的呢?我们永远不得而知。”

  “既然如此,为什么你还留在日本?”我问。

  “因为我喜欢幽暗,因为我可以在幽暗中发光,如同火炬。我觉得自己被封锁被幽闭。只要有人接受我,我就可以过去,和他/她一起,因为我是一个游魂。在这个国家,我有太多秘密。在一个可以称为监狱的地方,我写出了自己的第一本书。这是一本关于虐待的书,一本将会闻名于世的书,从而吸引人们因为某种原因来听我讲述……”

  “这本书是关于你在日本的秘密生活?”

  “不是关于我的秘密生活,而是关于日本政府幕后隐藏的秘密。他们还在进行战争。他们依旧虐待人。他们依旧把人从街上抓走,把他们流放到南方,那围墙里的巢,那折磨人的隐秘之处。人们将痛恨我的写作,但那就是这本秘密之书的主题……”

  “在日本,如果你说英语,就像你们英国人,或者美国人、加拿大人,你就会轻易获得居留签证?”

  “你说的没错,像我,来自英格兰,人们就很惊奇,你是英国人,哇……吔,日本人高看英国人。澳大利亚人,美国人,加拿大人,新西兰人,西方人,白人,吔,日本人会对你很好。可是如果你拥有错误的肤色、错误的国籍、错误的地区,如果你来自中国,嗯哼,他们待你就不会出于内心的友善,甚至出租车司机也会鄙视你。这可能是因为战争的缘故。战争遗留给人们的是误解、恐惧和仇恨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日本仍然处于战争状态。当然,并不是每一个日本人。日本是个狭窄的世界,人们却不得不让复杂的生活运行其中。年轻人不懂生活的意义。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历史。他们只是活在他们自己的生活里,玩网络游戏,唱卡拉OK,喝酒。他们不了解外面的世界。他们说:这就是日本,我们是个岛屿。”

  “吔,我也来自一个岛屿,英格兰,但这两个岛屿似乎有所不同。有人说,日本是个多层次的国家,因而有着多层次的日本人。许多日本人拥有多张面孔,我也是。在日本,为了活下去,你必须拥有多张面孔。哪一张面孔属于真正的我?我不知道。”

  “你拍摄我,令我害羞,令我疯狂,又令我快乐。你必须强壮,若要在这个国家生存下去。每个人都必须强壮,在这个世界上。生之不易。我们都在谎言中活着。我们悲伤绝望。我们强装欢颜。钱财并不能带来快乐。爱情也不能带来快乐。如果你珍惜每个时刻,你就会明白生活多么珍贵,你就会感觉OK。所以我说,活在当下,忘记昨天,梦想明天。这是我的生活方式。一秒一秒,一分一分,只要我还好,一切就好……”

  II

  戴维滔滔不绝的话语里一个重复多次的单词:“错误的”,错误的肤色,错误的国籍,错误的地区……泄漏了他潜意识里的白人的优越感。整个日本列岛放不下他的傲慢。按照他的说法,我就拥有“错误的肤色、错误的国籍和错误的地区”。

  “去年,”戴维说。“那时比较悠闲,整天无所事事,我就开始写诗。自创了混乱体诗歌。每当灵感到来,我就随意写下一些句子,一直写,看这些句子将会走向何方。或者,我的诗歌也可以叫做跳跃体,就是把头脑里蹦出的句子写下来。再读时,我会问自己:这是我写的吗?我到底想说什么?因为有点儿疯狂感,所以就叫做混乱体诗歌。我写了大概有三本诗集。我希望能出版。我也希望能做很多事啊。”

  “是呀,我在开始做事。我想成为一名诗人,自然而成的诗人。你不能因研究什么而成为艺术家。你要么本来就是诗人或艺术家,要么就什么也不是。作为艺术家,你就会孤独生活,与人交流有困难,所以你只能竭尽全力,通过艺术向人们表达自己的感觉。有人画画,有人唱歌,有人写诗,有人拍电影……我们每个人都是艺术家,只是有些人没有意识到而已。也许这就是我出生的原因,就像Lady Gaga。我就是因此而生,就是因此而生的呀……”

  戴维给我的名片上用英文和日文写着:独特国际(CSC)之CEO。独特国际(CSC),一个不存在的公司或组织,像一个人人皆知却不愿揭穿的谎言。

  那天上午,在精神病院的候诊大厅,戴维高声说话,间或仰头大笑。他穿一件腰部带网兜的黄色速干短袖T恤和米色七分短裤。一个他走哪儿背哪儿的黑色大背包,仿如蜗牛的壳,丢在椅子上。他不停地用左手把包打开,一会儿是为了找手机,一会儿是为了找钱包。包里的佳能数码相机和苹果计算机不时露出来。他那裹着石膏的右手使劲挥舞。一周前,戴维情绪失控,在独立教会KJCC冲着几位教友怒吼谩骂,以拳砸墙,导致小拇指骨折。有人对我说,那天,戴维像个魔鬼。

  现在,戴维换上另一副面具,像个诗人,滔滔不绝地发表他对日本的感受和评论。他在日本生活了二十六年。这二十六年在我看来,犹如一个巨大的谜团。

\

  二十六年前,他从英格兰飞来日本,与一个日本男人展开竞争,最终夺得一个留学英国期间与他认识的日本女人的芳心。于是,他拥有美满的家庭,或许也曾事业有成。与他相熟的中国女人荷咏说,戴维曾是两个英语学校的董事。但是后里,他离婚,破产,失业,两个儿子也断绝了与他的联系。他极有可能流落街头,像那些每天去救灵会馆的流浪汉,枯坐在长条椅子上,打盹,睡眠,不为聆听牧师讲道,只为等待教会在傍晚施舍的一碗稀饭。

  斯宾诺莎曾经预言过的“西方的没落”终于成了现实,由此导致一些流落亚洲的白人不再是波兰裔英国作家约瑟夫·康拉德小说里的十九世纪的帝国征服者,就像那位被非洲黑人顶礼膜拜的《黑暗之心》里的库尔兹,凶残,傲慢,自以为神,而是如同英国作家吉卜林笔下的白人小混混吉姆,生活无着,坑蒙拐骗,利用的是亚洲人的自卑心理和对西方优越的虚幻想象。

  近视眼镜后面,戴维那深陷的眼窝里时不时泄漏一丝狡黠的目光。你可以说他儿童般率真,也可以说他诗人般放荡不羁,还可以说他带着欧洲白人的傲慢对日本人的拘谨与刻板不屑一顾,而且还时时挑衅。日本社会特有的那种公共场合如同无风之湖般的宁静,被这个精瘦的英国人搅扰出阵阵波澜。他带来躁动和癫狂,让人感觉空气里隐含某种危险的气息。

  墙上挂着两台14英吋电视机,消了音,时事新闻与体育赛事的画面间杂商业广告频繁闪现。议员演讲的全景新闻镜头里,总有穿西装打领带的政客在打盹——日文叫作“居眠”,像BBC纪录片里那些荒原上站着睡觉的狐獴。是的,日本人像狐獴,这是我去年冬天第一次来到日本时的感受。在华裔女作家组织的老人居多的半学术性咖啡馆沙龙上,在大学里与青年学生的小型文化交流中,在暖气充足而绒布座椅热得发烫的电车里,都有人在打盹,甚而至于酣睡,沉重的头颅垂在胸前。偶然,电视荧屏上出现相扑选手的壮硕身体。一对选手,犹如一对独角仙,笨拙地搂抱相抵,最后被一方掀翻。一位在京都一所大学担任短期教授职务的中国朋友后来告诉我,每场比赛结束,获胜的相扑选手会用一个袋子装满观众扔给他的钱币,而那些落败的选手则境况惨淡。

  “日本人崇拜强者,”这位与日本人打了二十多年交道的中国学者告诉我。听他这么一说,我特意在Youtube上搜索了几场相扑比赛的视频。我没看到钱币纷飞的场景。我看到观众把蓝色的坐垫纷纷扔向擂台。一位名叫白鹏翔的大相扑力士屡屡获胜。最近的新闻报道:这名生于蒙古国乌兰巴托市本名芒可巴特·达瓦扎尔格勒的第六十九代横纲,刷新了自己创造的第三十九次优胜记录,创造了日本相扑史的新纪录。这则新闻或许暗含另外一重意义,那就是日本人愿意为强者——无论是否日本裔——提供成功的平台。

  几位老人陪伴目光呆滞的年轻病人——显然是他们的儿女,安静地坐在绒布椅子上。两位护士小姐用温柔的嗓音,带着甜蜜的笑容,接待病人和他们的亲属。三个人从走廊里出来,一男两女,来到戴维面前。

  “这是我朋友,”戴维说。

  到处都有戴维的朋友。在入境管理局,在音乐酒吧,在郊区拱廊街的印度人餐厅和水果店……他总会指着某个人说:“这是我朋友。”

  戴维调转脑袋,同时把英语换成日语,彷佛电视切换频道,与站在他面前的三个精神病人交谈。药物治疗中,激素对精神病人的伤害从他们浮肿的身体就可看出。戴维介绍说,高个子女人没有结婚,那名男子也没有结婚,而矮个子女人江野村邦爱——不知为何,我记下了她的名字,戴维叫她Kunie,四十五岁,离异,住院两年。

  “他们都是孤独的人,”戴维说。家人不愿接纳他们。精神病院就是他们的流放地。就说Kunie吧,她有个二十四岁的女儿。自从她住院以来,她就再也没有见过女儿。她的女儿羞于向人提起,她有一个患有精神疾病的母亲。在日本,如果你是弱者,你将面临被淘汰的命运,许多人因此选择自杀。

  “他们住在这儿,你看,那位女士,住在这儿,两年了,每一天都一模一样。她醒来。她离开。她坐一辆公交车来到这里。她被允许进入医院。她有一张粉色的卡片。她到治疗中心。她下楼。她吃饭。她再上楼。她离开。她睡觉。她坐一辆公交车。每隔几天就这样重复一次。她也许吃一些药片。这就是她的生活。没有彻底的治疗。没有机会解脱。这就是她的生活。她还年轻,却已经在这儿呆了两年。这是什么治疗啊,好悲哀!这些精神病人哪里都去不了,因为他们的家庭不愿和他们在一起。”

  2015年7月的一天,一位71岁的老人在新干线车厢内自焚,引发媒体关注边缘人生活状态:独居,无业,贫穷,抑郁……尤其当你陷入精神疾患时,你往往难以获得帮助。根据BBC的报道,精神疾患在日本是一个忌讳的话题,而日本的精神健康医护体系则是一团糟:精神科医生严重短缺,也没有和临床心理医师合作的传统。

  “我们日本人的内心,一半光明一半黑暗,一半善良一半邪恶,”Kunie接过戴维的话,对我说。如今,她靠政府每月提供的12万日元救济金(按2019年汇率,约合人民币7000多元)生活,当然,医疗费用也是政府给付。要过很久,等我接触更多人,走过更多地方,听过更多故事,我会在表述日本人这个族群时,在Kunie这句话的后面再续半句:“我们日本人往往不是在这一半与另一半的中间,而是走向这一半或另一半的极端。”

\

  III

  这是一家私人精神病院,座落在近铁大阪教育大学前站旁边的山脚下。山上树木繁茂,野花盛开。医院门前有一条溪沟。和日本各地的每一条溪沟一样,两边栽种高大的樱花树。每年四月,瓣瓣樱花随风飘落,落满清溪,给人一种美之伤逝的幽情。花见,日语中一个名词和动词结合而成的汉字,表明日本人对赏花的痴迷。

  戴维每月要来接受一次诊疗,费用也是政府给付。“但我比他们聪明,”戴维说。“我不会让医生诊断出我病情严重,以至于和他们一样,被限制自由,更甚者,像Otsumari那样,被关在重症监护室。”

  依靠聪明——在我看来则是狡猾——戴维避开了一次刑事监禁和被拒签入境的限制。

  “我陷入了许多困境,”戴维说。“我需要帮助,却没有一个地方可以驻足。没有医院愿意照顾我,也没有什么治疗,什么也没有,没有人帮助我。最后,就是去年八月,我来到这家精神病院。我大约停留了三四个星期,感觉到一种解脱。其他人不让外出,但我可以。我很幸运,因为没有家庭可以阻止我。如果有家庭的话,家人会阻止我离开精神病院,像他们一样。在日本,作为精神病人,你没有自由。所以去年,我向警方要求监管。我要求被捕。我不想呆在精神病院,这儿真是令人厌倦。我并没有疯,但我有精神病院的历史记录,因此无法逃脱。这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错误。”

  戴维并未取得日本国籍。去年,戴维攻击了一个人。他练过中国功夫少林拳。他用切掌击打受害者的喉咙。被拘禁四个月后,他因精神疾病而获释,并因精神疾病而成功申请到每月12万日元的救济金,同时享受政府出资为他租住的一间由客厅和卧室组成,并附带浴室和厕所的平房,在大阪府北部柴岛电车站附近。

  他一直不愿成为日本人。“每个日本人都戴着不同的面具,”戴维说。“就像你们中国川剧里的演员,他们不断变脸,你却从来看不到他们的真面目。可是,一旦你定居日久,你就会变得跟日本人一样,喜欢戴上重重面具。”

  戴维脸上的面具比我接触过的任何一个日本人都要多。他有多重人格。而我接触的日本人,大都却显得颇为单纯,甚至有些天真,比如那位被关在重症监护室的Otsumari。

  在Otsumari看来,戴维就像天使。那是戴维的另一个面具。他自称“造梦者”,愿意帮助任何一个人实现梦想,但在我看来,他却是个没有梦想的人。他说,他在写书,二十六年的日本生活,他要在书里呈现。我在他的苹果计算机里看到的,只是一个语焉不详的段落。他写过一些诗歌,可能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听过他的朗读。他背着一台廉价的佳能相机,冒充摄影师。他会抱着吉他弹奏简单的和弦,唱一首即兴的歌。他说他无所不能,每件事却都不专业。他渴望见到两个儿子,他们却在两年前与他断绝了联系。这个五十岁的英国人,一事无成,但他逢人便说:“我会帮助你。”

  一个月前,Otsumari告诉戴维,她相信神。戴维却对她说:“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神。”话虽如此,戴维还是请入籍日本的台湾华人牧师婉玲,在精神病院的重症监护室为Otsumari施行洗礼。为此,他自豪不已。那天晚上,大约凌晨四点钟,戴维从一个奇异的梦境中醒来,开始情不自禁地哭泣。他哭啊哭啊,直到曙光透进窗户。天亮以后,戴维来到KJCC,对婉玲牧师说:“很抱歉,我曾对你撒谎,说我受洗了。请原谅我!如果可以的话,我愿意请你为我施行洗礼。”

  我们在医院一楼餐厅吃午餐。戴维说他没钱,我只好付账。现在,他是我的导演助理,也是我的拍摄对象。我在经济颇为拮据的状况下开始独立制作一部纪录片,关于异邦人在日本的生活。

  戴维提出:我必须帮他支付交通费和餐费。在日本,乘坐电车出行,票价不菲。Kunie陪着我们。刚才与她一起的那两位精神病人不知去了哪里。或许又去病院外面的溪沟边看蛇了。午餐前,戴维和我被他们领去看蛇。一条黑斑蛇缠结在溪边的铁栏杆上。

  戴维在这些精神病人中间俨然像个王爷。吃完午餐,他让Kunie收拾餐具。“你必须让他们干活,”戴维阻止我帮忙,并且说。“他们整天无所事事,身体会越来越胖。运动有利于他们康复。”

  去重症监护室探视的时间到了。戴维却找不到自己的手机。他探出左手在身上的每一个口袋里搜寻,在那个沉重的背包里搜寻。搜寻无果。他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直奔护士小姐值班的柜台。一位中年护士双手捧给他一块手机。“在日本,不用耽心会丢东西,”戴维说着,靠近病院自动玻璃门边的桌子,抄起笔,在一张表格上匆匆填写探视者的姓名、住址和电话号码等信息。

正在加载

精彩阅读

热点排行
  • 日排行
  • 周排行
评论排行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
-->